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延安整风70周年

文章来源:姬培杰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1-22 07:25:28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母亲还在,我的心终于稍稍安定。等待间隙,陪院的姑姑偷偷告诉我,你母亲昨天已被医院下达了病危通知书,幸亏你母亲福大命大,也抢救及时,这才保住了一命。姑姑拉着我的手,意味深长地对我说:“母亲啊,就是这样一个角色,你不需要做什么,你只需要在我每周五回家时为我打开房门,轻轻地问候一句“回来啦”,你甚至不用费心费力地给我准备晚饭,只需像往常一样安然地坐在沙发上,把家里最近发生的事情娓娓道来。而这,就已经足够让我感到幸福和满足了。”听完,我的眼中已浸满泪水,是啊,谁又能说自己不依赖母亲这平凡的陪伴呢?终于发现,爱,早在那无知的年代,已不复存在,你看透了,所以离开,而我却固执到看不清事情早已成为黑白两半。既然强求的都不是真爱,那么,放你走吧,我会回去属于自己的黑暗。每天有这样一群人,都在心里做着许多的美梦,梦想有车,有房,有钱,有钻戒。但是他们只能拥有微薄的薪资,而每天的幻想却成为了自己向上的动力,但是他们永远忘了去改变自己。久而久之,幻想成了他们最大的安慰,一年,两年,到最后,始终回归原地,唯一改变的就只有那消逝的青春。

每一天走在熟悉的路上,既便偶尔会有忧伤,也能生出淡淡的幸福。一吻定情 土豆盐与避难所木门吱呀呀的推开,仿佛打开了一个世界。那不是我的父亲吗?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坐在堂屋门西旁的小凳子上,花白的胡子,戴着一顶棉绒帽,蓝色的棉袄灰蓝色的棉裤,眯着眼睛晒着太阳,仿佛我的开门声并没有惊扰他,倒是惊醒了父亲脚边的一条小黑狗,小黑狗忽地一下起身,却胆怯的躲在父亲的身边冲我叫嚷起来。每一次梦醒都让我觉得孤孤单单,心痛了谁懂,泪落了谁知,有时候我真的希望自己不再是自己,我总是对自己说:一个深呼吸就好,可我深呼吸了好多次,也没能卸下心里的沉甸。在每个夜晚都静的只听得见心碎的声音,那时,我才发现曾经所谓的永远只不过是一个转身的距离

明白的人懂得放弃,真情的人懂得牺牲,幸福的人懂得超脱。对不爱自己的人,最需要的是理解,放弃和祝福,过多的自作多情是在乞求对方的施舍。爱与被爱,都是让人幸福的事情,不要让这些变成痛苦。面对一个在自己怀里泣不成声的女孩,男孩犹豫了,于是安慰她: 傻丫头,我不会离开你的。门外亭下那位被称作师父的老者轻咳两声,身材形羸骨瘦,眼神却静若落水,一双巍峨俊眉早已染尽风霜。

明天无论成败,还没来到,想的再好,要看结果,延安整风70周年终于,她毕业了,参加了工作。然后,她坚定地对他说:“哥哥,我要嫁给你!”中午上班接到嫂子的电话,说,说老妈得了传染病,突然心惊住。马上给妈拨了电话,问清怎么回事,电话那头熟悉的妈的声音,依旧是笑着跟我说,轻描淡写的说是 乙肝 ,一下子,我找到不了方向,蒙了,蒙了,该怎么办?真的不知道怎么办,就现在的一点工资,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去面对,现在的处境是经不起半点风吹雨打。医药费我该怎么筹到了,我又该如何去面对这突然起来的一切了,如果如果真的确诊,那那那我该怎么去承担这个责任,怎么去承担这个沉重的担子了???延安整风70周年墓园凄凄无人,一阵风抚过她斑白的发丝,像是他的回应,也像是他的哭泣。

蒙游把身子向上提了提。开始与对面这个女人聊上了。女人也是去福建厦门的。他们可以相伴到这趟车的终点。蒙游心里觉得很滋润,很庆幸对面的铺位不是个臭屁孩或者老人。漫长而枯燥的路途有一个美女陪着,应该是属于艳遇的范畴吧。蒙游有惊喜的感觉。女人的嘴很小,属于小巧玲珑的那种,红红的。蒙游心猿意马的想,如果吻这样的嘴唇,一定会很柔,弹性十足。他开始意淫,想象着与这样的香唇粘到一起的沉醉。女人的胸不大,但很挺,在那层薄薄棉纱后面,随着呼吸,有节奏的晃动着。让蒙游有了想扒开看一看的冲动。想到这些,蒙游的呼吸开始有些粗重起来。他看了一眼对面的女人,女人的眼睛很纯净,似月亮般的清澈。蒙游为自己的丑陋的念头感到羞耻,他极力想从自己那种卑鄙的状态里解脱出来。蒙游从挂钩的包里取出一支香烟,右手夹着,微笑着对女人做了个去车厢连结处吸烟的动作。女人回以他一个微笑。

每一天,都在重复着同样的事,起床,洗漱,电脑,手机,咖啡,抽烟。穿梭在条条和框框所编制的网。阻挡着视觉,麻痹着味觉,呼进穿过喉咙那一瞬间烟呛的刹那,吐出一道又长又白的叹息。很多时候我想静下来想一想,但是发现安静后空旷的找不到自己的存在,害怕了一下子陷入一个思想的扭曲。赶紧用火机嚓出一朵火苗,一下子点亮周围的环境和事物,然后习惯的抽出一根无奈。




(魏小云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© 延安整风70周年SEO程序: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