两女共侍一夫

2019-12-08 06:39:12
记薛之谦 宿凌超 九门真纪 李晓杰 编辑:朱敦复

创^新^方^式^方^法^ ^学^懂^弄^通^做^实^(^守^初^心^ ^担^使^命^ ^找^差^距^ ^抓^落^实^·^深^入^开^展^“^不^忘^初^心^、^牢^记^使^命^”^主^题^教^育^)^

很想有个人陪着喝一通,虽然她不会喝酒,也想来个宿醉。或者有个人陪着说说话,哪怕什么也不说,仅仅是陪着坐一会,也会让她心安。可是远的太远,近的也太远,天涯是天涯,咫尺也是天涯。愿意陪自己的,不愿意打扰,想让他陪自己的又不在意自己的心情。很多时候觉得世界上只有自己一个,游离在霓虹之外,抛掷在喧嚣之外。像一个没有视觉听觉,没有表情温度,也没有思维的木乃伊。原来坚强也只是一件马甲,脱下后竟脆弱得不堪一击。自己连自己都拯救不了,冒充什么救世主?就让时光葬去这一场错开在你我生命中的往事。

当时惹相思,红豆赋,一赋更相思,相思苦,愁断肠,两行泪,梦不思,夜不想;日日苦,夜夜烦,一梦到古楼,梦到古楼不死心!就这样、这样泛着轻愁的季节。被时光忘记,我是暗地的孩子。

直接和我一起卖书的两个室友,一个回了家,一个出去和朋友们狂欢了。这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完全是伤感的氛围。我借朋友的电话告诉父亲,接我回家,然后,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寝室徘徊。大家的铺盖都揭了,只剩下单薄的床板。几天没有打扫,它已经快变回我们刚入住时的模样了。突然听到窗外的动静,走过去一看,是寝管又在察看他的菜园。楼道里很静,好像从来没有这么静过。不知哪个寝室,有人放开嗓子在唱歌,用着以前没有的勇气,还有感情。唱得很清楚,听得清每一句歌词,跟着哼了两句,眼泪差点掉下来。理发小游戏火烧夏天,我开始和冬天等一场雪那样候一场雨。离之未离,风雨不至;归之未归,风雨却至。一向刻薄,此时我也 咿呀呀 什么也说不出了。日子千篇一律,就像养在水中的石头,我什么都做了什么都想到了,可什么惊喜也不见什么结局也看不透。走着走着走丢了自己,过着过着自己都觉得绝望。累了,停下来却发觉为的什么这样累都不自知。独自守在一方空间,一支歌反反复复,书签停在一千年前那页,写了一个世纪的字只是一个标点,浮尘落满筝弦,诗句少了一节,秃了的铅笔涂不出格桑花的样子,佳好的绢锦勾不出月上海棠的清光,黑白失了明界,时间没有了踪迹,一切变得也就不再重要,没有希望、失望也就不再存在、绝望反而变得可笑,不安逐渐淡化失去威胁的本能,悲哀渐渐浓烈模糊了感觉的神经。日子如火惨烈,我低头望着指尖,笑笑 简单 ,什么也不愿想什么也无从想起

电^视^是^通^过^机^顶^盒^来^接^收^服^务^器^传^来^的^预^警^信^息^。^当^烈^度^达^到^2^到^4^度^时^,^弹^出^小^窗^口^提^醒^,^4^度^以^上^是^大^窗^口^。^

跨^越^一^个^多^世^纪^的^沧^桑^,^历^经^沉^沦^与^觉^醒^、^奋^斗^与^崛^起^,^7^0^载^辉^煌^成^就^承^载^着^中^华^民^族^近^代^以^来^最^伟^大^的^梦^想^。^